多酷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战友――老汤-

来源:多酷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老汤是我的战友,我俩同年兵,又是军校同学,还都喜欢。几十年里,不管他在省委工作,还是我在大漠当兵,我们的联系从未间断,尤其是随着时间推移,友谊日渐密切,过不了几日不是我给他打电话就是他给我打电话,而且每次通话总离不开从军的生活和现在的。我和他在电话中聊天,说起了我的文学写作,我就无所顾忌的向他坦漏了埋藏心底的愿望,想把这几年文字集结成书。他语气平缓地说他在三年前把他发表的文章集结出了本书。我一听就急了,埋怨这么大的事也不告我一声。他却轻松的解释,都是工作上的理论文章没有必要大惊小怪。他在省委办公厅工作,我知道他的工作业务性很强,整天和文字材料打交道,他结合工作实践撰写了许多理论性、指导性、创新性、实践性俱佳的文章。我曾在《办公厅工作》、《调查与研究》、《甘肃风采》等杂志上看见过他的“长篇大论”,仔细一读确实拿过来就能照着去做。而我写的文字大都是些散文和小说,其内容总离不开军营和家乡的那些事。他一听非常赞同,又说等我的文字准备好了他全力帮我出书。
    老汤能转业省委办公厅与他从事部队宣传工作密不可分。转业前他就有几大本发表作品剪贴,他就是凭着这些剪贴本,轻轻松松的敲开了省委办公厅这个并不好进的大门。一进省委办公厅,他还像部队那样,默默无闻,任劳任怨,拼命工作,没过多久适应了新的工作岗位,组织上又选派他去国办挂职锻炼,北京奥运会、广州亚运会等重大活动期间,他都被国办点名参与工作,转业仅10年就当上了处级干部。
    时间过的飞快,一晃荡20多年了,如今我和老汤都过了而立之年。尤其是近治疗羊角风的好医院几年,每每见面或通电话总爱怀旧,一聊就说起上个世纪80年代,不过那个年代对我和老汤来说都是一生中最为重要的转折点了。就是在那一年我和他分别从陇东黄土高原和陕南山区的农村不约而同的来到了河西走廊的戈壁核城,成了一名无尚光荣的战士,开始了人生的从军之路。我俩同一部队,两个连队,相距很近,也就不足一里路程,我们担负的执勤任务基本相同。
    新兵一下连队,他给连首长留下了工作认真、忠厚老实、令人放心的好印象,被安排后勤专管连队菜窖。这个工作现在看来无足挂齿,但在当时确是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可以想象戈壁滩漫长寒冷的冬季,战士们的蔬菜就靠菜窖了。老汤十分珍惜他的工作,把菜窖管理看做神圣不可慢待的工作,整天钻在里面,翻腾蔬菜。每个连队的菜窖大致一样,能容纳十几辆解放牌大卡车运的大白菜、包菜、土豆、萝卜、葱蒜、红薯等蔬菜,每颗白菜、包菜都要用铁钩挂在菜架上,其它蔬菜虽不挂在架子上,却要定期翻检,随时晾晒,清理腐皮,否则就会变质腐烂。菜窖里的温度非常低,往往手冻肿了,脚冻裂了,耳朵冻破了,这对于菜窖管理员都是常事,菜窖管理员常常一身泥土,整天穿不了干净衣服。我是没有见过老汤在菜窖里工作的情形,却亲眼目睹过我们连队菜窖管理员的辛劳和不易。
    后来老汤字写的好,文化程度高,利用管理菜窖的间隙采写新闻报道,经常有新闻稿件见诸报端,正好连队文书复员,他又被连首长调在连部当了文书,文书是连队的大文人,不仅负责处理连队公文,还传达连首长指示命令,经常外出去团部送取公文,让战友们十分羡慕。老汤却没有为此骄傲,没有虚度文书这个工作岗位,更加刻苦读书采写新闻稿件,他的新闻稿件在报纸上刊登的越来越多,渐渐的成了团里小有名气的通讯员,恰山东济南癫痫医院巧军里举办新闻报道培训班,给团里分了两个名额,他幸运的被团政治处荐参加培训。
    在培训班上,他认识了军里的大牌记者---苏记者。我因爱好新闻报道,耳闻了苏记者的大名,知道苏记者文章写的好,却不知苏记者的出身。老汤告诉我苏记者最早是兰州军区《人民军队报》送报纸的一位普通战士,后来因新闻报道成绩突出调到了我们军里,成了专职记者。那次培训苏记者担任主讲,老汤的几篇新闻习作引起了苏记者的注意,苏记者认为老汤新闻基础扎实,值得重点培养,就多次向军里首长汇报推荐,老汤有幸调入了省城部队,离开了戈壁大漠的军营。我俩从此分别,不过没过两年,我和老汤都入了军校,又分在一个班里。军校毕业,我回到了戈壁大漠的老部队,老汤去了他在省城的部队。虽然我们相隔千里,我却经常从报纸上能见到老汤的新闻作品,一读他采写的新闻报道仿佛像见到了他一样亲切。
    前一阵子,老汤来电话劝我闲暇之余去省城转转,又说现在是信息年代,出来走走看看,开阔开阔眼界,写起文字来就不那么拘谨了。我一听觉着有理,便约了两位朋友,买了火车票,利用周末杀了一趟省城。
    临出发的前一天我给老汤打了电话。老汤一听我要来就说他要去火车站接我,一块吃牛肉拉面。结果按正点第二天7点40火车到站,却晚点到了9点才下火车。一下火车,我和朋友吃了碗牛肉拉面,就坐上出租车,匆匆前往老汤住处---省委家属院。一下出租车,没等5分钟就见老汤老远举着双手向我示意,见面我就握住了老汤的手,他说我俩快一年没见面了。
    去年三分月,我因个人一些事,匆匆去了省城,那天老汤来宾馆看我,我们草草聊了一会,因是大同癫痫病治疗的好医院晚上老汤就匆匆走了。后来我离开省城时也走得匆忙,没顾得上给老汤告别,便打了电话就回老家去了。
    一进老汤在省委的家属院,整个院子里都是70年代的那种建筑,老汤的房子空间窄恰,放满书籍。一坐定,老汤就问我核城的老李还写诗吗?建修处他那个老乡再见了吗?核城报社他认识的那几位老编辑退休了吗?能看的出老汤对于核城的感情依然深厚。
    我看老汤一脸倦意,便问昨晚没休息好?老汤说就是休息晚了,还喝了几杯酒。我知道老汤和我一样不胜酒力,一般是不喝酒的,昨晚喝酒说明有要事才开了酒戒。
    老汤见我疑惑,就说有事的。又说,上个礼拜有四十多位民工找着他了,求助解决拖欠工资问题。他一问这四十多位民工辛苦一年,工程结束,黑心老板推三推四不给工钱。无奈找到了老汤,老汤和我一样出身农村,同情民工,走在街上见了民工就像遇了村子里的乡邻,当即找了在劳动监察部门任主管的战友,这位老战友安排专人调查处理,很快解决了总计40多万元的工钱,这些民工拿到了工钱安心的回家了。老汤便把那位战友叫了出来,说他俩喝几杯以示庆贺,就喝成了这个样子。
    说到了这,老汤就连发感慨说既然在岗位上就应该干些事,说上个月,有个富裕了的农民企业家,他的家乡在甘肃会宁一代,自然条件艰苦,是苦焦甲天下的地方,农民文化生活单调,他给老家修建了演唱秦腔戏的舞台,购买了乐器。这位朋友邀请老汤一定抽时间去他的家乡看看,老汤利用周末两天时间,去了一趟那个小村庄,进了村庄,乡亲们一说起给村里修建舞台、买乐器的那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竖起了大拇指。老汤说他深切地体会到了农民对于文化的渴求。他看到了村婴儿癫痫病征兆子里虽然有个书屋,却没有多少书籍,现有的几十本书都是老的掉了牙的,却还有许多村民争相阅读。回来之后,他联系了省城一图书馆负责人,支助了五千多册图书,一下解决了村民看书难的问题,给农民带来了极大的精神享受,就连邻村的大人娃娃都跑到了这个村借阅读书。
    我们聊了一会儿,时至中午,老汤提了两瓶青花瓷白酒请我们吃饭,我们去了一家川菜馆,又叫来了两位省城朋友陪同。席间,我一直劝老汤少喝点,怕他喝多难受,我清楚他和我都不胜酒力,他却高兴一再强调,老战友来了他高兴,不喝个痛快那还能行的。无奈,我就说下午要他陪我去省城那家有名的书城,我要挑选图书。老汤一听满口答应,连说没问题的。
    吃过午饭,我和老汤相约去了那家专卖文学书籍的书城,老汤便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说头痛的像爆炸了,我让他休息一会儿,他坐在凳子上抱着头。我挑选了20多本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小说和散文。
    晚餐我们换了口味,吃的是海鲜,随量喝了点啤酒。老汤中午的酒劲基本过去,距离我们上火车返回的时间剩下不足一个小时,我和老汤在夜幕下的省城告别了。

    [作者简介]  刘小科,1969年12月生,汉族,甘肃省泾川县人,上世纪80年代参军入伍驻河西走廊武警某部,毕业于武警指挥学院政治系,大学本科,从军20多年,历任班长、排长、政治指导员、宣传科长、教导员、政治部副主任、主任。先后有200余篇散文、小说、新闻报道在《解放军文艺》、《中国青年报》、《解放军报》、《人民武警报》、《甘肃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曾荣获武警部队文艺奖。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wmyub.com  多酷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