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酷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为国脚肇俊哲,父母练摊十余载无怨无悔纪实

来源:多酷文学网   时间: 2021-07-09

在韩国世界杯赛场上,有一个虎气登登的骁将,一脚力射击中世界杯冠军巴西队门柱,差一点儿成为世界杯决赛场中国进球第一人。他就是肇俊哲。借债没得借了,夫妇俩只好向路边尘沙土借

在沈阳市铁西区工人村那片破落楼群里,肇新生是远近闻名的球迷,许多人习惯地称呼他“老肇”,这是他结婚了的缘故。干巴瘦的老肇喜欢没完没了地看球谈球,家里先有了个女儿,等到有了儿子,才5岁半,爹便指定他踢足球。

可是,两口子的收入远远满足不了踢足球的经济需求。当时,肇新生在沈阳市纺织机械厂做浇铸工,月工资为38.9元,妻子王妍娜在沈阳市减震器厂食堂上班,月工资为38.6元。就因为3毛钱的差别,在饭店能够买上一个带肉的拼盘,这令做丈夫的自豪了好几年。可是真正让儿子介入足球,需要花销的太多了,拿买鞋来说吧,皮质足球鞋纯属梦想,带胶粒的足球鞋蹬地牢,转身快,卖价17元,确实也买不起。只得穿胶鞋踢球,夫妇俩有时就买最便宜的小白鞋,但这鞋一个月就得几双。左右远近有合脚的旧胶鞋,老肇也不嫌寒磕失捡回家,统统给儿子套脚上。

到上学年龄了,儿子进了张引教练的足球班,那里有60个年龄相仿的男孩子,来时有开车的,有穿新运动服的,有脚蹬带胶粒足球鞋的,肇俊哲是这群孩子里最寒酸的一个,报到那天别说球鞋,愣是光脚套胶鞋连双袜子也没有。送他来的老肇衣服打补丁,骑辆破自行车,皮鞋没鞋带。那时,他家里仅有的电器是半导体和手电筒北京儿童羊癫疯医院哪家好。住房在一楼,总共才15平方米,除了1张双人床、1张沙发床、1个折叠桌,家里什么摆设都没有。

为了养家糊口,育儿成才,于是10年前,在工人村路旁,又多出了一个卖海鲜的摊,蛤蜊、毛蚶子、海红、小螃蟹、扒皮鱼,男的摸黑上货,女的白昼守摊,一天疲惫不堪下来,有时挣10元钱,有时平手白干,偶尔也有赔本的时候。

但有了这个地摊,肇家就有了希望。王妍娜听说吃牛肉补身子,就买来一小块酱牛肉,回家切得薄薄的,给丈夫2片,女儿2片,自己1片不吃,剩下总有个10片、 8片的,全归于儿子。小俊哲不管横竖,吞咽得喷香。为这事,也未成人的姐姐肇铮铮跑去姥姥家告状,哭泣着当娘的重男轻女。

半夜一点爹起身,十二个钟头娘守候

每天半夜爬起来,老肇习以为常了。窗外墨黑墨黑的一片,零星地有几颗星星冲着上货人眨眨眼,悄悄地告诉他,不要留恋被窝的温暖,更不能惊动甜睡的儿女,凌晨1点半准时开门,冲进黎明前的黑暗。

摸黑都熟悉了,老肇孤单单骑辆二八自行车驶出工人村,他得先奔远地方上海鲜品,回来再到近地方求冻鱼。老肇甜滋滋地不觉得累,累的是胸兜里藏的那点钱,到了上货地儿,可别弄丢啦,可得上些质量好的货回去。夏天还好说,冬天可就遭殃了,冰冻地滑,寒风吹进脸颊脖窝有如刀割,摔倒爬起来是常有的事情。

从早晨6点到晚上6点,整整12个小时,王妍娜虔诚地羊癫疯的常见症状守候摊床,笑脸相迎,和气求生存。为了支持儿子踢球,她什么苦都肯吃,不在乎这下半辈子的劳累。守候摊床的是精神头,见啥顾客说啥话,坐得腰酸腿疼不皱眉,急眼了趴海鲜袋子上眯觉,最能穷对付的是中午饭,从来没准点进餐过,哪会儿觉得饿了,哪会儿才想起自己还有个要吃饭的肚子。

卖海鲜有卖海鲜的讲究,夫妇俩为此很少剪手指甲。上货到位,筐里塞的,袋里装的,全得倒出来挑挑捡捡,把空壳子撇出去扔掉,把碰坏的归堆降价,把好的用清水冲洗干净。这挑挑捡捡的活最麻烦,天热一手泥,天冷一手冰,没有指甲根本子不了这活。

等到王妍娜要告别守摊床那阵儿,已经是50岁的人了,几次走在乎坦的街上,却好似舞蹈在棉花台上,这是典型的高血压预兆。这时儿子挣钱了,以国奥队员身份出访美国,遛街时路过药房,赶巧遇上卖治高血压特效药的,立即买了2瓶,回来正碰上母亲犯病,吃下去立刻见效。王妍娜始终不愿承认,她得的随时会要她命的高血压跟守摊床有什么关系。这或许就是母爱,从出生到消亡,生存只为付出。

漂亮女郎你是谁,最愁最难年三十

“上货就是和时间抢效益,去晚了,俏货司可能变水货:看花眼了,糟货可能当精货。”

老肇固定地四点一线。先去挺老远的北站上货,送回菜市场,转身奔较近的批发市场上货,再送回菜市场,回家囫囵觉囫囵饭,到厂子上班,下班又赶忙进菜市场,可能的话,抽时间赴场地看小肇踢石家庄癫痫病医院球,完了急如星火扑向菜市场,帮妻子收摊。他最喜欢看足球赛,却实在无暇顾及,他最乐意抽烟卷,却只抽1元钱一包的“大生产”,那是当时市面上最低价的烟。

老肇骑辆普通的二八自行车,车子载重有时还承受不了。逼迫变招,老肇自个琢磨出个道儿,把自行车后轮换了,车胎宽了,车条粗了,负荷气压加大了,骑起来省劲多了,后边再焊个框架,多驮个百八十斤不害怕。高兴之余他有一点忽略了,这样前轻后重的改造自行车,骑行者必须有砣压住,保持平衡,可怜老肇干巴瘦的身架,早晚得出事故。

春节前,一个灰蒙蒙的黎明,老肇批发了280斤的海红、蛤蜊和毛蚶子,顺来路朝回骑,行至三洞桥下坡时,被冰凌碰着失去重心,车子前面一下子翘了起来,把老肇掀翻在地,所幸海鲜没有天女散花。可旁边一个小伙不干了,冲躺在冰雪地上的老肇大骂,称自己的衣服被溅上了泥点子,要老肇赔偿。围观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没有一个出面说劝的。这时,有位靓丽时髦的女郎挺身而出,使足劲涨红脸帮老肇扶起趴下的自行车和货物。扶正立好车子,拍打拍打冰雪泥土,呲牙咧嘴的老肇想好好谢谢那位女郎,然而助人为乐的女郎早没了踪影。“那个女的长得还很漂亮,真的,我注意看了一眼,可惜不知道她姓甚名谁,如果这会儿能找到她,我手头有些钱了,一定在酒店答谢致礼。”

那个手头紧巴巴的年代,为了孩子,为了心照不宣的“足球工程”,省吃俭用的两口子无心他顾,隔绝了好同学好同事,告别了串癫痫病的治疗好医院门旅游聚会,无缘婚礼燎锅底什么的。他们就怕与礼节交往,就怕花钱拿不出手,就,就怕跟别人比家居比派头。他俩就像生活里的另类,另类得同外界无法沟通。小肇队友有家境好的,家长拽老肇认家门,打开立柜皮箱,诚诚意送他一些衣裤,他不好意思,人家以为嫌弃,老肇乐了:“这有啥嫌寒碜的,我乐不得呢!”西服、腈纶衫、风衣、的确凉裤子,他裹了一大包回家,并且决定,大年三十拜访老丈人就穿这件西服;王妍娜外向乐观,提到回娘家,毫不隐讳心里所想:“馋了365天,我就等着大年三十这顿饭哪!”

丈夫心里不是个滋味,说老实话,最难受逢年过节回娘家,挺大个老爷们儿,不会喝酒,打扮寒酸,兜里空空。老丈人那边还特地传话过来,三十晚上全家必须来。“那种坐在那儿的感觉,就是那个词儿:如坐针毡,老不舒服啦,还得强装笑脸毕恭毕敬。我这个惨哪!”

倒骑驴,前进帽,球迷姻缘牵

“我们这个摊挺顺畅,税务防疫不找麻烦,远近左右的球迷全关照。”老肇说。

上货守摊几年,套路熟了,经验有了,本钱也攒下些,老肇的改造二八自行车换成了倒骑驴。说来有意思,花180元买来倒骑驴时,诚实讲信誉的老肇首先想到了办牌照,花400元办妥运行手续,全年竟无一次警察盘问,同行皆言老肇傻;第二年,老肇寻思不当傻子了,头趟上货朝回骑,就瞧见前面警察检查倒骑驴,不得已左拐右拐,绕行半个沈阳市,等得老婆直跺脚。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wmyub.com  多酷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