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酷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铁血冰骨 柔肠风情_散文网

来源:多酷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彭玉麟(1817一1890),是近代史上的风云人物。他字少鹤,易名琴,人称雪帅,祖籍衡阳,与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并称为“晚清中兴四大名臣”。彭玉麟是一位忠节义和智仁勇集一身的人物,一生弥漫着浓郁的传奇色彩。他对梅姑的恋痴情至死,初衷不改,堪为绝唱。

彭玉麟投笔从戎,金戈铁马,百战余生,争命于锋镝丛中,真乃忠清刚毅,啸傲沙场的肝胆英雄。他冰铁须眉,爵禄可辞,白刃可蹈,刚正绝俗,不通权贵,不治私产,不御姬妾,位居高官,清正廉洁,领军所处,未尝营一瓦之覆一亩之殖。他大业著中兴,功高垂宇宙,为晚清一代重臣翘楚。光绪十六年病逝于故里衡州“退省庵”,清廷赠以太子少保,谥号“刚直”。

从戎之余,彭玉麟不改秀才本色,以诗书画卓然超俗,惊煞世人,才华光芒直逼日月。而犹以画梅、吟梅著称,以情入画,以情入诗。是以梅花之品格自喻,还是了不断对梅姑的旷世爱恋?他一生画了上万幅梅花,堪为一绝,被世人称为“兵家梅花”,由于战乱却残存于世的画作不多。犹“墨梅图”冠绝奇崛,与郑板桥的墨竹齐名,世称“清代书画二绝”。

走近彭玉麟,他从历史的朦胧中化为清晰,我们领略了他冰铁须眉的傲骨柔肠,他的戎马生涯的叱咤风云,他的为官刚直中正,他对梅姑爱恋的痴情绝唱,使我们看到了晚清一代名臣的卓然风采,领略了他冰铁须眉的傲骨柔肠。

彭玉麟的诗书画,凸显了他的才华横溢,匠心独具。他的梅花图,为他一生钟爱的梅姑而作,于是那梅花就有了冰肌玉骨的神韵和奇崛。

还原历史上一个真实的彭玉麟,观其人其事,可之效法借鉴。斯人已去,钩沉历史,不灭,天地同祭。( 网:www.sanwen.net )

一、彭玉麟的的生涯与艺术

光绪十六年的(1890年)的三月,正是湘南桃花盛开,彭玉麟在衡州湘江东岸的“退省庵”病逝。闻之消息,当朝君臣为之愕然,痛之惜之。先他而去的名臣曾国藩曾盛赞他:“彭玉麟书生从戎,胆气过于宿将,激昂慷慨,有烈士风。”重臣张之洞也曾感慨:“加官不拜,久骑湖上之驴,奉召即行,誓翦海中之鳄”。晚清的名宿清流挽联彭玉麟的若云,称赞他惋惜他。

一个晚清的臣子,生前死后能得到同朝为官的众口烁金,实属不易。

虽然彭玉麟寿终正寝,当朝要人还是不忍他离去。他在晚清风云变幻之中,中兴社稷有着顶梁之柱的作用。彭玉麟死前官至一品大员,位高权重,却视权贵如浮云,这在仕途少有鲜见。有多少人为追逐功名利禄而被所累所缚而失去自我。他的人格魅力,如日月之光芒四射。

还处在封建社会的清朝晚期,纳妾靡靡成风,他却不为之,而对信守不渝,谱写了令人称颂的旷世之恋。他征战沙场,屡建奇功,却不居功自傲。军旅之暇,赋诗作画。他的书法堪称奇峭,文章吐虹,则是一代俊杰奇才。

彭玉麟的传奇,被人称道。抹去历史的尘埃,我们看清了彭玉麟的内在人格和外在形象的。他是时代的宠儿,且又是反叛者。代表封建王朝官场和士人优秀一面的他,实属凤毛麟角。

奇哉,美哉,彭玉麟!

时代的彭玉麟

道光十三年(1833年),彭玉麟十八岁那年,做过品级很低武官的彭鸣九去世,家益贫困,被人夺其田屡次虐使其孤,以被亲族欺夺。彭玉麟忿慲不平欲“锐思报之”,母王氏泣曰:“儿当志其远大,毋逮祸自危。事无左证,不得直也。”

以夺田者屡嗾无赖上门凌辱,彭玉麟与弟玉麒不敢出门,忍无可忍。彭玉麟正值铁血青年,义愤填膺,王氏恐起事端,送其兄弟入衡州府避之为上。彭玉麟入衡州石鼓书院读书,从诸老生问经义,学诗习书。他天资聪慧,又潜心苦读,却又自惭无自食其力,遂投衡州协标,充书识。复补马兵,得例支月饷,兼试书院,月可积钱三四千,方解见捉襟见肘之困窘。

衡州知府高人鉴读彭玉麟牍稿,惊叹不巳:“此字当大贵,且有功名。”即召见之,令其入府署读书,亲为课之。

在清代封建王朝,读书入仕乃唯一之道。彭玉麟读书,融会贯通,熟读《公瑾水战法》,渐入化境,加之他在平息湖南新宁李元发小暴乱中崭露头角,成为衡阳一方名士。

咸丰四年(1854)年,曾国藩回乡筹办团练,有人举荐彭玉麟,彭玉麟正值母丧,不应。曾国藩遣人送去书信,书曰:“乡里藉藉,且不相保,能长守丘墓乎?”彭玉麟读之踌躇再三,仍不前往。后曾国藩亲自相请,以“自誓不求保举,不受官职”,曾国藩首肯,方心动慨然应允,投入湘军。

彭玉麟先在曾国葆营帮办营务,经曾国葆向曾国藩力荐,认为“才当任一军,不宜屈为帮办”。曾国藩遂令彭玉麟募招水勇,与杨载福各领一营,治湘军水师自此始。

进入湘军水师,彭玉麟治军极严,军纪在湘军堪称第一。他的巡视快船,来去如风,军纪严明,无人冒犯。在营中立下“不准斗殴、赌博、抽鸦片”“三不准”规定,如有违者,轻者笞杖数十,重则人头落地。于是,军中士气斗气极旺,胜战连连。

曾国藩困守南昌时,独力难支。彭玉麟闻之主帅被困消息,自衡州出发,乃芒鞋赤足,乔装为一游学乞食者,途经十多县,行路七百余里,曾国藩与他相见,竟然认不出原样,他又黑又瘦,仆仆风尘,感慨系之,与他抱头泣泪。彭玉麟此行,打破曾国藩悲观情绪,并与之策谋,改变战略,一面分兵援鄂,一面打通鄱阳湖,使内外水师合而为一。他旋至南康,接统内湖水师。于是,湘军军势复振,战果奏效。曾国藩常言:“平生难忘之事,乃彭玉麟芒鞋赤足,在敌区行七百里来见,相对泣涕之情景。”

刚正不阿,疾恶如仇

彭玉麟任长江水师提督及兵部尚书的时候,秉公办事,泾渭分明,甚至不惜得罪清廷高官大红人曾国藩和李鸿章。

曾国荃是曾国藩的亲弟,彭玉麟发现曾国荃的部队纲纪废驰,还抓住了曾国荃手下两名吸鸦片的战将,大为震怒。曾国藩是彭玉麟的恩师,对他可谓恩重如山。但他不顾及师生情谊,毅然三次弹劾曾国荃,致使曾国藩大怒责问亲弟到底在哪儿得罪了彭玉麟。

有一年,彭玉麟路过安庆,忽然老百姓拦马喊冤,状告当地恶霸李秋升。李秋升是李鸿章的堂侄,仗着权倾朝野的李鸿章势力横行乡里,夺人妻女,当地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彭玉麟经查,事实确凿,把李秋升抓来审问,李秋升竟然藐视他不敢把他怎么样而供认不讳。彭玉麟断然下令:“咬牙、翻白眼、愣神等,这是怎么回事?此人不除,安庆难安宁。”这时,李鸿章的堂弟李奎赶来求情,纵有李鸿章这张王牌,也未能使彭玉麟网开一面刀下留人。

彭玉麟巡阅长江一带时,发现湖北忠义副前营营官副将谭祖纶诱劫友妻,谋杀其友,湮恶藐法,上奏特参,审明后就地处决,并请将失察之提督刘维桢交部议处。

彭玉麟在任职期间,先后弹劾处置了腐败无能官吏一百余人,其中不乏高官。此外。彭玉麟的一个外甥曾任知府,由于贻误军机也被他杀了。

“三不要”奇人

世上有“不要钱、不要命、不要官”三要的奇人么?有!却少之又少。

清朝的晚期,还处在封建社会,对功名利禄的追求和明哲保身至道,乃是很多士人的法则。即使在当代,也是如此。惟之不顾的人,实属凤毛麟角,彭玉麟且在其中,让人仰慕之爱戴之。

彭玉麟信守清正廉明这条准则,并淡漠钱财如浮云而过。

咸丰四年(1854),彭玉麟率湘军水师攻陷太平军要地田家镇后,清廷奖给他4000两白银,他转而用于救济。他给叔父的信中说:“想家乡多苦百姓、苦亲戚,正好将此银子行些方便,亦一乐也。”

他得知儿子花费2000铜钱修葺了家中老屋之后,即去信严辞斥责:“何以浩费若斯,深为骇叹。”说他一贯将“起屋买田视作仕宦之恶习,己身誓不为之。不料汝并不来信告示我,遽兴土木;既兴土木之后,又不料汝奢靡若此也。外人不知,谓吾反常,不能,则将何颜见人!”其实,他儿子修葺后的老屋也不过三间土墙瓦屋而已,可见他对人格操守何等严格。

彭玉麟治军十余年,任知府,擢巡抚,由提督,补侍郎,未尝一日居其任。应领收之俸给银两,从未领纳丝毫,未尝营一瓦之覆,一亩之殖以庇妻子。

按清朝制度,凡文武官员于正式薪俸之外,由国家另行发给养廉金一份,于离职之一次式发给,以奖官守,杜绝贪污。史载,彭玉麟自咸丰五年至同治元年,应得养廉银二万一千五百余两,但他分文不取,全数上交国库充作军饷。

彭玉麟考虑到他这样做,被人怀疑有沽名钓誉之嫌,请求曾国藩出面向朝廷示明。曾国藩上奏朝廷:“查彭玉麟带兵十余年,治军极严,士心畏爱,皆由于廉以率下,一名一钱。今因军饷支绌,愿将养廉银两,悉数极捐,由各该省提充军饷,不敢迎邀议叙,实属淡于荣利,公而忘私。”

他血战沙战,从不畏惧死亡,不惜以命相搏,真乃“不要命”也。

咸丰四年(1854),彭玉麟刚出山,即率领左营水师参加围攻岳州之战。在激战中,彭玉麟奋不顾身,右肘中弹,血染襟袖,仍裹创力战,被誉为“勇略之冠”。次年七月。彭玉麟在移军屯口途中与太平军遭遇,所坐船桅杆被太平军炮火击中,他镇定自若,无视危险,坐舢板督战。真是忠勇冠军,胆识沉毅。

彭玉麟投笔从戎,真乃铁血男儿,在经历了湘军水师的创立,武汉的争夺战等之后,他的勇猛不要命,有口皆碑。

他与杨载福奉命率军攻打田家镇,惊煞了湘军水师,也惊煞了太平军。

田家镇,位于鄂赣皖三省之间,形势险要,为兵家必争之地。太平军为阻止湘军东下,在长江北岸的田家镇,用铁索横江,与长岸的半壁江山连成一体,布竹木大筏,设大链,筏外附以小舟,后列辎重,太平军据险守之,固若金汤。

彭玉麟、杨载福分水师为四队,头为小舟,具铁炉大斧,融炭以待,顺流至筏下,斩铁链,后者随之,大呼:“铁链开矣”。

大战初起,太平军用洋枪洋炮射击湘军,湘军纷纷落水而亡。彭玉麟、杨载福见势不妙,乃脱去上衣,手执大刀,傲然立于船头,大呼:“洋炮子有眼,先把我打死。”

主将不怕死,激励了水师,冒死前进。铁斧打铁链,须长时熔化,才能打断,在锤打熔化之中,湘军中弹死者不计其数。然而,无一人退却,见彭玉麟、杨载福打赤膊指挥作战,奋身抗敌,于是,湘军水师冒弹前进,一死相搏,湘军大获全胜,占领了田家镇和半壁江山。

小孤山之战,彭玉麟重覆此招,大大奏效,凯旋而归。小孤山位属江西彭泽县北与安徽宿松县东之间,屹立长江中流,四面环水,孤柱耸天,乃战略要地,太平军守之,湘军水师攻之。

湘军水师进攻小孤山时,太平军“沿岸列炮,丸发如”,船只若无遮挡,水师官兵思考“避炮之方”,但试验很多方法都不奏效。彭玉麟想出一招,“以血肉之躯,植立船头,可避则避之,不可避者听之”。他傲立船头,大呼:“今日,我死日也。义不令将士独死,亦不令怯者独生矣。”

彭玉麟率湘军战船直扑小孤山,太平军万炮齐发,湘军水勇则不惧不畏,“有俯侧避炮者,皆目笑之,以为大耻”。战毕,湘军获全胜,攻克小孤山。彭玉麟登山四顾,怡然大笑,吟诗一首:“书生笑率战船来,江上旌旗耀日开,十万貔貅齐奏凯,彭郎夺得小姑回。”

壮哉,铁血男儿!

咸丰十年(1860),曾国藩在上奏朝廷军情时称:“查彭玉麟官带水师,身经数百战,艰险备尝”,并赞扬其“任事勇敢,励志清苦,实有烈士遗风”。彭玉麟的勇敢不怕死,堪为湘军各将领之冠。

光绪九年(1883),中法战争爆发,法国殖民者加紧侵略越南,矛头直指我国西南。彭玉麟受命率旧部并募兵勇赴广东虎门附近驻守。行前他向清廷上书:“畏首畏尾,其如外侮日肆,凭陵何哉!臣德薄能鲜,不知兵,尤不谙陆兵,调度水师三十余年,我行我法,惟秉诚实无欺之血忱,不要官,不要钱,不要命。”御侮之情,壮烈兮兮裂帛。

跻身于官场,进爵升级,光宗耀祖,扬名显亲,是做官人寐已求的。然而,彭玉麟却不要官,却六辞高官。

在彭玉麟六辞高官之前,曾国藩招募湘军水师时,打探到彭玉麟熟谙《公瑾水战法》,生在蒸水之滨,水性好,跑马射箭、枪法、拳术都有功底,曾临战之功而不受奖赏。曾国藩惜才慕名,派人几次去请他,他不受命。于是,曾国藩亲自前往,见彭玉麟英气逼人,卓然超群,更是惜爱有加。在曾国藩温言相劝,多方激励,方请得彭玉麟出山,做了水师统帅,并自领一营。

咸丰十一年,清廷因彭玉麟屡立功勋,任他为安徽巡抚,他却一连三次辞谢。其理由是,已习于军营而疏于民政,请朝廷勿弃长用短。

同治四年,朝廷任命彭玉麟署理漕运总督,掌管鲁、豫、皖、浙、赣、湘、鄂八省的漕政,是官员羡慕的天下一流肥缺。但他两次拒辞,理由除了不谙漕政外,又加上性情褊急,见识迂愚,难以与各方圆通相处,朝廷只得作罢。

陕西西安唐都医院癫痫科怎么样

同治七年,彭玉麟上疏请辞已届六、七年的兵部侍郎。其原由是,当年从军时,三年为母丁忧只守了一年,现在社稷安稳,他理应解甲归田,剩为毋守丧的两年补满。朝廷没有挽留,奏准了他的上辞。

在彭玉麟离职的几年后,朝廷任命他为署理兵部侍郎兼同治帝大婚庆典宫门弹压大臣。一俟庆典结束,他即上疏请辞署理兵部侍郎。

光绪七年,朝廷任命彭玉麟为署理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两江辖地广阔,物产丰茂,南洋通商大臣更是权大责重,非名宦宿臣难当此任。朝中重臣曾国藩兄弟、李鸿章、刘坤一等人曾任过此职。彭玉麟已年逾花甲出任两江总督,说明朝廷对他的倚重。彭玉麟不领皇命皇情,接旨后即上疏请辞,隔日后又再上辞疏。朝廷无奈。将此要缺交给左宗棠。

光绪八年,朝廷任命彭玉麟为兵部尚书,他接旨后即请辞,朝廷未准。不久,中法战争爆发,朝廷命他率旧部将士并增募新军,前往广东部署海防。他临危受,不宜再辞,以年迈之躯奉旨赴粤,率所部驻扎南海前线,整修虎门要塞,遣部将防守钦州、灵山。多次上疏主战,战后疏请严备防守,以防后患。一俟中法战争胜利结束,光绪十一年,彭玉麟便上疏请辞兵部尚书之职,朝廷未准。他又于这年八月、次年八月、第三年七月、第四年六月,接连四次上疏请辞。鉴于他的,朝廷只得准辞。

彭玉麟六辞高官的表,读出了他丰富的为官之道,在官不为官,封官加爵却视若浮云而过。他人生哲学以人为本,乃是惟一统驭之道。

后任湖南巡抚,时任湖北布政使的陈宝箴在彭玉麟的挽联中写道:“不要钱,不要官,不要命,是生平得力语,万古气节都从此。”

彭玉麟好友名士王闿运在中给彭玉麟的评价:“雪琴辞官还山,朝命优渥,许其一年一巡长江,江湖二督为供张。雪琴此去,使京中王公知天下有不能以官禄诱动之人,为益于末俗甚大,高曾、左一等矣。”

彭玉麟的爱

彭玉麟字雪琴,人称雪帅。雪,白、洁净也;帅,统领也。他于晚清官场中独树一帜,时之多讥之“孤洁自矜”,他却不被别人左右而顾之,他的军事才能还是文采人品,皆为晚清一代官宦翘楚。彭玉麟是开洋务先声的晚清第一代大员,又是传统的守护者。

隐去他官场的一面,他的辞采风流,画作高雅的咄咄逼人的才华就凸现出来,我们仿佛走进了一个艺术长廊,欣赏着他的艺术,使我们笼罩和回味在他魅力四射的之中,留连忘返,不愿离去。

彭玉麟爱写诗,爱书法,爱画画,还有他写的奏牍、联语、、书信等,骨子里迸出的是高雅的气质和修养。他爱自然,酷爱梅花,更爱一个人,一种剪不断,理还乱,一生挥不去的痴情于一个的爱,透出了虔诚的宗教情怀。

他的诗有缠绵悱恻的一面,且多为慷慨沉郁之作。或柔婉或犷悍,或悲怆或雄健,氤氲的是一种真情实感,却不乏浓郁的诗意和神韵。其诗由俞曲园结集付梓,题名《彭刚直诗集》(八卷),收录诗作500余言,煌煌诗作,流传后世为幸。

他的书法刚正中直,灵动大气,神融笔畅。字如其人,与他的人格融为一体。他的字被世人收藏,视为珍品。

他一生爱梅,园中种的全是梅花,以梅花传情,以梅花寄意。他一生画了万幅梅花,题了千多首咏梅诗,字画之间缱绻着浓郁的爱恋。

彭玉麟书法和画,造诣很深,艺术的光芒四射,但他的诗词、奏牍、联语、书信等,也是写得那么出色,真乃文武并驾,才华横溢。

现从中择其篇什,作窥一斑而见全豹。

A诗词(咏梅十二首军中感兴七首)

能把诗词写得绮丽和婉约,雄迈和豪放,可足见彭玉麟的诗风兼收并蓄,刚柔相济。

阿谁能博孤山眠,妻得梅花便是仙。

侬幸几生修到此,藤床相共玉妃眠。

平生最薄封候愿,愿与梅花过一生。

安得玉人心似铁,始终不负岁寒盟。

我家小苑梅花树,岁岁相看雪蕊鲜。

频向小窗供苦读,此情难忘二十年。

仙风吹种出蓬壶,生就钟山六十株。

不许红尘侵玉骨,冰魂一缕倩扶。

独抱孤芳冰雪姿,千红万紫漫相欺。

百花亦任争娇媚,除却幽兰品尽卑。

大地阳和淑气催,独占百花魁。

师雄信有因缘在,得入罗浮梦里来。

梅花窗下露冰肌,姑射天然出世姿。

仙骨珊珊清绝俗,一生孤洁少人知。

美人骨傲铁为心,对雪宜横膝上琴。

真是一生奇绝处,高山流水寄情深。

知己一生惟有雪,香清艳冷自相亲。

群芳未许争风韵,世外隹人迥出尘。

玉瘦香寒总是春,寿阳额点晓妆新。

窗前底事相思切,傅粉何郎实可人。

含苞酿萼自清娱,一见玉骨酥。

寄语东君凭作主,倾心为献雪肌肤。

无端风雨自相侵,深负逋仙爱惜心。

始信美人真命薄,终随桃李共飘零。

作别江东父老行,不辞虫臂奋秋螳。

十年旧梦三湘雨,百战新添两鬓霜。

疲马嘶风寒病骨,哀鸿唳月断愁肠。

一腔热血冰消尽,故态而今未敢狂。

鹰扬大漠气萧森,塞上仍传笳鼓音。

满地烟尘伤日暮,极天风雨酿秋深。

征鸿难寄乡关梦,鸥偏空海国心。

苦酒自斟还自醉,一坪衰草助孤吟。

蜂虿居然末可当,义旗空自举仓皇。

楚吴烽燧连云赤,皖鄂征尘匝地黄。

万里长江横铁锁,九州何地固金汤。

图书典籍归秦火,文献无征实可伤。

征战场中度岁华,年年忍听是悲笳。

寄衣人至西风紧,牧马奴归落照斜。

虎穴亲探虽有愿,鹊巢频毁已无家。

酒瓢药盏生涯在,赢得悲秋独自嗟。

枕戈十载卧征艘,冷露宵深湿战袍。

名士美人余白骨,通都大邑尽黄蒿。

乾坤到处悲焦土,江海横流痛血涛。

浩劫不知何日满,石头城咽浪滔滔。

<湖州癫痫临床治疗方法p>越水燕山似奕棋,乱离世事不胜悲。

病中有梦犹筹饷,愁里无聊转作诗。

万里长征怜将士,一生知遇感君师。

昨宵旅雁衡阳至,定有书来慰远思。

逢逢鼍鼓咽江声,半壁东南未洗兵。

哀柳长堤嘶战马,荒冢卧饥生。

楼台灰烬肥禾忝,关塞烽烟莽市城。

入青燐遍郊野,乱随萤火逐宵征。

B联语(六首)

彭玉麟的联语写得严谨缜密,内涵丰富;儒雅沉凝,气象万千。

题衡阳东洲船山书院

一瓢遥,愿诸君景仰先型,对门外岳峻湘清,想见高深气象;

三篙桃浪渡,就此地宏开讲舍,看眼前鸢飞鱼跌,无非活泼天机。

题湖口石钟山楚军水师昭忠祠

忠臣魂,烈士魄,英雄气,名贤手笔,菩萨心肠,合古今天地之精灵,同此一山结果;

螽水烟,湓浦月,浔江涛,马当斜阳,匡庐瀑布,挹南北东西之胜景,全凭两眼收来。

题杭州宋岳鄂王庙

史笔彪丹书,真耶伪耶,莫问那十二金牌,七百年志士仁人,更何等悲歌泣血;

墓门凄碧草,是也非也,看跪此一双顽铁,亿万年奸臣贼妇,受几多恶报阴诛。

题镇江招隐寺昭明读书台

萧梁逝水,往迹犹新,问谁大雅扶轮,再继元储不朽业;

沧海横流,人间何世,趁我余光秉烛,补读平生未见书。

题吴城望湖亭

战舰列千军,想当年小乔夫婿,破浪乘风,多少雄姿英发,今我戈船来系楫,吊古凭栏,叹几许事业兴亡,只剩下残灰劫火;

湖天开一碧,看此日大江南北,落霞孤鹜,无非活泼生机,谁家玉笛暗飞声,悲歌击筑,把那些沧桑感慨,都付与斜阳。

题安庆大观亭

五千年皖公何在,地接东南,消除浩劫,选胜快登临,尽鹤唳丹霄,鸥盟黄浦,拓此一亭隹景,荡涤胸襟,寄与墨客佳人,莫辜负新秋;

卅六载贱子重来,天开图画,俯仰狂吟,凭栏休感慨,看龙峦叠翠,鹅屿浮青,骋我百战壮怀,放宽眼界,收揽练湖潜岳,依然是旧月河山。

C奏牍

彭玉麟为官正道,清风明月,其奏牍直抒胸臆,文笔锦绣。《清史稿》称其“生平奏牍皆手裁”,“每出皆为世所传诵”。他一辞二辞署漕运总督并请开兵部侍郎缺折,至情至理,是一篇绝妙好文,流传千古,现录其一奏稿全文。

再辞署漕督并请开侍郎缺折三月二十五日

奏为接奉谕旨,再陈下悃,恭折仰祈圣鉴事。

窃臣于三月初二日具折力辞署理漕运总督之命,并请开兵部侍郎本缺。兹于本月十八日兵部火票递回原折,军机大臣奉旨:“知道了。仍着迅赴署任,毋庸固辞。”钦此。跪诵之下,罔知所措。臣上次自江宁拜折后,驰回裕溪口营次,春令木旺,旧时失血之证感触复发,较前加甚,夜不成寐。正调理间,复奉谕旨,仍令迅赴署任。以婴疾未愈之身,蒙君父期望之切,旁皇惴傈,有不得不再行沥陈者。

臣本寒儒,佣书养母。咸丰三年丁母忧,闻粤逆之乱,激于义愤,慷慨论兵。曾国藩谬采虚誉,屡次寓书,强令入营。臣勉应其招,墨经从戎。初次谒见,即自誓不求保举,不受官职。曾国藩察臣语出至诚,矜而许之。乃十余年来不求保举,而膺破格之奖者巳非一次;不受官职,而蒙非分之荣者几跻极品。返之初心,愧汗浃背。然臣犹有以自处者,分职虽已居卿贰,而办事尚不离水营。历数自知府而擢至巡抚,由巡抚而改补侍郎,并末一日居于其位。且从前每转一阶,即具禀督臣曾国藩,请其代奏恳辞开缺。督臣以军中办事不能不略崇名位,既未赴任,何必固辞。故有时以温语答臣,有时以峻词拒臣,除代臣一辞巡抚外,余案均未代奏。而臣始终不敢以实缺人员自居,历任应领养廉俸银,从未具领丝毫。诚以恩虽实受,而官犹虚寄也。

此次钦奉恩命署理漕运总督,并饬迅赴署任。臣自度褊急之性,迂愚之识,羸病之躯,断难胜此巨任。若强不能以为能,譬犹责弱者以举重,命跛者以疾行,其为颠踬,可立而待。与其偾事而追悔,何若量分而渎陈。伏乞皇上天恩,另行简员署理漕运总督,仍准并开兵部侍郎缺,俾臣以闲员效力军中,料理长江水师善后应办事宜,实为至幸。

抑臣更有请者,现在粤东、淮北两处防堵均极紧要,臣未能迅速赴淮,吴棠即未能交卸赴粤。前次具折请辞,往返巳愈半月。此次重申前请,若皇上责臣以必行,臣惟有负罪再辞。在臣因辞官而获严谴,固属咎有应得,而两处军务未免耽延贻误,关系实非浅鲜。惟有仰求圣慈曲谅,允臣所请,庶几微臣一身幸免陨越之咎,而粤、淮两地速得主特之人,不胜战栗屏营之至。

所有再申下悃缘由,理合专折驰陈,伏乞皇太皇、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彭玉麟的文集、书信等,虽风雅流转,难舍其篇,但限于篇幅,不一一赘述。

从举凡彭玉麟几例的诗词、联语、奏牍等,感受到他文人的气脉运行流畅,才情风骨如彩虹凸现。

彭玉麟的书画,更是名闻遐迩,令人爱不释手。他的画作以画梅花而风靡,且以咏梅诗嵌入画中,画、诗、书法,相得益彰,熠熠生辉。

因此,彭玉麟画的梅花,在晚清与郑板桥的“墨竹”,被誉为书画“双绝”

彭玉麟何以对梅花痴情,何以立誓要画上万幅梅花,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嗜好,还是以丹青抒怀而已?彭玉麟坚持画梅花四十余年,就在垂垂暮年还不中辍,筑构他的精神世界。这是一种谜,一种尘封在他内心不愿诉说,却又叫他勃然心动的秘密。

“兵家梅花”的诞生

可以说,古今画梅的丹青手多如星辰,却像彭玉麟画梅上万幅,作咏梅诗一千多首的武官,他且是第一人。

彭玉麟出身于书香门第,父亲工楷、隶书,曾以卖字为生,母亲性耽诗书,喜读曹大家及古列女传。他秉承家门遗风,擅之所长。

他画的梅花,苍干劲枝,铁骨铮铮,枝间梅花,吐蕊绽放,花红如溅血。他画的梅花,画出了梅花高洁清幽的品性,超凡脱俗,卓然傲霜的形象。他的梅花图,诚然是中国传统的文人画,但有他的审美追求而自成一格,被誉为“兵家梅花”。

与其说用笔去画梅花,毋宁说用心去画梅花更为贴切。“我自梅花梅似我,一癖共聊玉兰宾。”彭玉麟与梅花合为一体。于湖北看癫痫哪家正规是他画上的梅花,有了超然的神韵和风采。

易宗夔的《新世说》称雪帅中年“貌清癯如闲云野鹤,出语声细微至不可辨。然每盛怒,则见之者不寒而栗”。彭玉麟乃一刚毅铁血的男人,金戈铁马,身经百战,竟也有闲情逸致,对梅花情有独钟,画梅不休也?从彭玉麟的梅花图,可以看出他画外寄与的柔情和爱意,挥毫泼墨,溅落的是一腔的热血。

这就是他内心尘封了几十年的秘密,这与彭玉麟隐藏的一桩爱恋有关。殊不知,在他三十六岁那年,与他青梅竹马的梅姑病逝,噩耗传来,彭玉麟悲哀和,他以画梅咏梅寄情抒意,纪念他与梅姑的不了情,也导致着他的“兵家梅花”的诞生。

旷世之恋

彭玉麟不是神,不是不食人间烟火,没有七情六欲的人。在他出人头地,风光无限的时候,却不纳妾,恪守道德底线。他有自己的追恋和失落,那刻骨铭心的爱,使他至死不渝,难以忘怀。

那就是他旷世的“梅姑之恋”。

彭玉麟小时候,曾寄住在安徽安庆的外婆家里,与外婆的养女梅姑一起玩耍。梅姑比彭玉麟大一至二岁,但按辈分是他的小姨,这丝毫不影响他们的两情相悦,私定终身。两人因命相不合,恋情受到家长的反对,他和梅姑不得不忍痛割爱。彭玉麟跟着全家回故里衡阳,与梅姑一别就是十四年,彭玉麟已娶妻生子。但他对梅姑的那份深情,总难以释怀。在彭玉麟三十六岁那年,梅姑出嫁四年后死于难产,彭玉麟听到消息,如雷轰顶,伤悲不已。

佛云:“五百年的回眸,换来一次擦肩而过。”彭玉麟在对梅姑作千年的注视,那是他的初恋,却在封建的礼教和愚昧的桎梏束缚下,把这情缘扼杀了。

在梅姑的坟前,彭玉麟欲哭无泪,痛下誓言,以一生画万幅梅花纪念她。彭玉麟后来在诗中写到:“前机多为因循误,皆以决断迟。”以此表达心迹。

他如山,丧妻后终生未娶,爱梅痴狂,爱梅姑寸心不移。在湖口的水师昭忠祠旁边建厅,遍裁梅花;在家乡筑“退省庵”,在庵里作画吟诗,画得每幅梅花图必自题一诗,无一雷同,而诗意必有所托,并必盖一章曰“人别有怀抱,一生知己是梅花”。

晚清名士在评价彭玉麟的才华时言之凿凿。其文,可与曾国藩颉顽(王闿运语);其诗,可与韩昌黎争席(俞樾语)。彭玉麟所画墨梅,则一时无两,国人争购。

在彭玉麟画梅背后,却有一生了不断的旷世之恋,彭玉麟真是遗世独立,痴情奇崛之人。他可以视功名如浮云,视钱财如草芥,却视情比生命还重,该放下的就放下之,不该放下的也放不下。

梅姑香魂有知,有彭玉麟的梅花祭奠,死之无憾矣。

铁血绝唱

彭玉麟在晚清的官宦之中,属于另类。他为官正道,正人君子,被人称道。史称彭玉麟:玉麟刚介绝俗,素厌文法,治事辄得法外意。不通权贵,而坦易直亮,无倾轧倨傲之心。历奉命按重臣疆史被劾者,于左宗棠、刘坤一、涂宗瀛、张树声等,皆主持公道,务存大体,亦不为溪刻。每出巡,侦官吏不法辄劾惩,甚者以军法斩之然后闻,故所至官吏皆危栗。民有枉,往往盼彭公来。朝廷倾心听之,不居位而京察屡加褒奖,倚畀盖过于疆吏。生平奏牍皆手裁,每出为世传诵。好画梅,诗书皆超俗,文采风流亦不沫云。

彭玉麟戎马生涯,鏖战沙场,军功卓著,却积劳成疾,缠身。四十五岁以后,他的身体就每况愈下,偶有咯血,却以军务为要,不以为然。

史载,彭玉麟六辞高官,以其奏折为证。其实不然,彭玉麟任高官有资格上书朝廷前,请恩师曾国藩代奏请辞,或拒辞曾国藩擢升,达十九次之多。

尔后彭玉麟以年老多病为由,辞官回乡,在衡阳“退省庵”隐居,画梅寄情达意,无心涉及官场。有他咏梅诗为证:“三生石上因缘在,结得梅花当蹇休”;“无补时艰深愧我,一腔心事托梅花”;“颓然一醉狂无赖,乱写梅花十万枝”。

此时,彭玉麟虽赋闲,却有“长江巡阅使”一职,朝廷规定他这钦差大臣每年巡视长江水师一次,以察要务报之朝廷。

彭玉麟于衡阳与长江之间每年一次辗转轮回,奉命巡阅沿江水师,疏陈整理事宜,劾罢营哨官180余人。抱病之身,风吹雨打,辛劳过之,已是风烛残年。

光绪九年(1883),中法战争爆发,彭玉麟巳近古稀之年,毅然请辞抵御外侮,赴广东率旧部增募新军,布置海防。他力排众议,重用老部下冯子材,亲临前线指挥作战,取得“镇南关大捷”和“谅山大捷”。胜利在望时,朝廷谕旨议和,他上疏“五可战,五不可和”之语,陈述利弊,铁血傲骨不减当年。他再三主战无望,一接和议谕旨,自知无回天之力,羞辱难当,气血攻心,大口鲜血喷溅在谕旨上,染成鲜血梅花。

光绪十六年(1890),彭玉麟一病不起,卒于故里衡州湘江东岸“退省庵”,终年七十五岁。

彭玉麟留给后人的启迪

彭玉麟与之并称“大清三杰”的曾国藩、左宗棠,相对而言,史学家对此吝啬了笔墨,因此后人对他知之甚少。或许曾国藩创办湘军,开洋务运动,左宗棠收复新疆,光芒太亮,以此黯淡了彭玉麟的卓越。

其实,彭玉麟是“大清三杰”之中人格最完整的一位。

曾任翰林院编修俞樾称其为“咸丰、同治以来诸勋臣中始终餍服人心,无贤不肖交口称之,而无毫发遗憾者的唯一一人”。

彭玉麟历任咸丰、同治、光绪、宣统年间高官,清廉、刚正、淡泊、重情重义,真是铁血柔情,品德操守卓绝,古今寥若晨星。他以人为本诠释生命的本义,并把人本性蕴藏之光芒,发挥得淋漓尽致。

正如他所述:“臣素无声色之好,室家之乐,忧犹不耽安逸,治军十余年,未尝营一瓦之覆一亩之殖,以庇妻子,身受重伤,积劳多疾,未尝请一日之假回籍调治。终年风涛矢石之中,虽甚病未尝一日移居岸上”,“臣以寒士始,愿以寒士归”。

彭玉麟的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的品格,为我们提供了做人的范本,读阅之让你不无裨益,让你景仰之,敬慕之。

彭玉麟逝世时,亦无亲戚和余财,也无姬妾围绕,他几个最亲的亲人,妻子,胞弟和儿子先他而去,难舍那伤,却空留一厢。

就在他伤病缠身,垂垂老矣,还是挟裹风雨巡阅长江水师,扬清涤浊,不负使命;他临危受命,亲临前线抵御外侮,民族英豪气贯长虹。

斯人巳去,沧桑怆凉,无以惋叹。惟有清风明月作伴,梅花丹青万幅相倚,完成铁血绝唱。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wmyub.com  多酷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